网站地图
RSS地图
bbin宝盈娱乐



沈子丞是一位才华横溢的画家

发布时间:2019-05-30 16:13    作者:admin

  一位年华正盛的青年博士生,一名年逾八旬的慈祥学者,交流着两代人对于科研和学术的理解。

  今年是我国现代著名书画家、书法家、鉴赏家沈子丞先生诞辰115周年。据悉,有关方面将举办沈子丞遗作展等纪念活动。说实在的,笔者每每观赏沈老的书画,着实是莫大的享受。他创作的每幅绘画,无论是人物还是山水、花卉,无不蕴含着深远的意境。尤其是他的诗文、绘画、书法相互渗透,相辅相成,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。

  有专家表示,沈子丞的笔墨是一流的。可以说,文人画的笔墨和气韵在他的作品里得到了淋漓尽致地展现。这也是我对沈老最为钦佩的地方。当站在沈老的书法作品面前,又让我感受到书家用笔的抑扬顿挫、用墨的浓淡枯湿以及情感的跌宕起伏,还可以看到他的笔随情动,墨从意发,一气呵成,浑然一体,给人以美的享受。

  记得上世纪80年代初,沈子丞先生的画作随苏州吴门画派名家作品一同在北京美术馆展出,李可染和黄胄看后大加赞赏。然而,就是这样一位卓有成就的书画大家在生前却极不得志。即使现在提起沈子丞,恐怕当今画坛许多人都较为陌生。沈老生前既没有一官半职,也没有显赫地位,平时甘居寂寞,洁身自好,埋头画案,不善交际,又常常隐居于苏州,故被人遗忘。文气十足逸气逼人

沈子丞是一位才华横溢的画家

  沈子丞(1904—1996)原名沈德坚,字之淳,号听蛙翁。画室名“听蛙馆”、“壶芦庵”。浙江嘉兴人。沈老自幼喜爱绘画,早年参加闻名遐迩的“蜜蜂画社”和“中国画会”。上世纪20年代,他在上海中华书局编辑所图书部时得到了观摩历代名画的机会,于是潜心研习,画艺大进。在这期间,他花了很大功夫临摹了宋李公麟的《维摩演教图》、东晋顾恺之的《女史箴图》、五代顾闳中的《韩熙载夜宴图》、唐吴道子的《天王送子图》、元赵子昂的《莲社图》等,其中,临顾恺之的《女史箴图》就花了将近一年的时间,因此,沈老是一位传统功底极为深厚的画家。

  上世纪20年代,沈子丞已在中国画坛崭露头角,当时人们称他为“新出土”,意思是说他是一株破土而出的新芽。1929年,他的两幅作品参加了第一次中日绘画展览,其中一幅还送往日本展出。接着,全国第一届美展开幕,沈子丞的《仕女图》以独特的构图、娴熟的画技、传神的姿态使得观众流连忘返。

  建国以后,沈子丞先后遍游黄山、泰山、华山、长江三峡、桂林、敦煌、洛阳、西安等地,饱览名胜,眼界开阔,故他的作品以造化为主,既求形似,更重神似。1956年,他与吴湖帆、贺天健、陆俨少、唐云、张大壮等同为上海中国画院第一批画师。令人遗憾的是,沈老在中,遭到了“莫须有”的打击,此后,沈子丞长期客居苏州,并在上海销声匿迹。平反以后,已近暮年的沈老,耳聋眼花,发白齿凋,自称“是一个无用的老废物”。1996年在苏州病逝,享年92岁。

  沈子丞是一位才华横溢的画家,擅长人物、山水、花卉、书法、画理、鉴赏及棋艺。尤其是他的绘画遵循中国写意画绵里藏针的准则,独辟蹊径,别开生面。他的人物师法郭清狂、陈洪绶、华新罗,用笔凝练,神态生动,一扫明清人物画中的匠气,同时,他的人物画具有醇厚古雅的格调;山水取法石涛,苍浑古朴,不拘一格,偶作写意花卉蔬果,也颇为精到。沈老的书法也是独具面目,他取法钟繇,其书法势在隶楷之间,外婉内遒,常用卧笔,尤其充分运用笔根横刷,使其书作毛中见润,颇为耐看。不过,沈子丞最为精彩的是画上题诗,往往起到画龙点睛的效果。他曾作一幅《钟馗图》,画面上一钟馗蹲坐,受到小鬼抓痒,题曰:“诸鬼杀尽,独留此精,马屁精也。”这一绝妙题跋,含意深刻,也是沈老敏锐观察和千锤百炼的结果。画理精湛回味无穷

  笔者对沈老的作品十分青睐,对他的画理更是五体投地。他曾潜心编纂的《历代论画名著汇编》、《国画鉴赏》等为艺坛所推崇。其中,沈老许多精辟论述至今对中青年画家有着指导意义,限于篇幅,摘取若干。

  对技法,沈老说:“作画的技法,固然需求熟练,但亦不能表现得笔笔老到,总要有嫩处才好,如若满纸老气横秋,往往会大煞风景,失去韵味,必须也要有嫩笔,才会产生透逸之感,而余味无穷”。

  谈到绘画风格,他认为,“风格这东西,牵连到意识形态思想内容的,娇揉造作的人,总画不出落落大方的画来。bbin宝盈娱乐用笔也有高雅庸俗之分,所以判定风格高下,不独在形式,实际牵连到思想内容,这和一个人的学识、胸襟、气度、涵养都有关系。”

  对作品创作,沈老说:“画岂能幅幅皆精妙乎?精选者不过十取二三。”“我画的作品,往往十件中有一件尚可。”

  谈到老师与学生相处,他认为,做先生的要鼓励学生超过自己,要为学生的进步尽力,不要一辈子把学生压在自己的下面,学术总应该一代胜过一代的。老师如果教不出超过自己的学生,那他的教育方法便是失败的,当然,在相处时,师生应该互相尊重,后生尊重前辈是尊重历史,先生爱护学生是爱护未来。所以,在艺术上,沈先生不但鼓励学生要超过自己,而且要创造条件让他们超过自己。

  以上这些独到的见解,是沈老留给后人极为宝贵的精神财富,细细品味,受益匪浅。

  在艺术品市场上,沈子丞的作品却是一波三折,上世纪90年代初,沈子丞作品在拍卖市场上不多见,偶有亮相,价格不高。1993年他的《黄粱梦醒》在首届朵云轩拍卖会上以1.76万元成交;1996年他的《水殿春深图》被朵云轩拍至2.8万元;1997年他的《山水人物》(十二开册页)在新世纪拍卖会上以7.7万元成交,创当时其作品市场价格新高。此后,他的作品价格一落千丈,书法作品每幅在千元左右,绘画作品在2000元至万元之间。

  直到近两年,沈子丞作品开始被市场认可,价格呈稳步攀升之势,特别是过万元的作品大幅增加,不少精品在5万元以上成交。2003年他的《五老弈棋图》被中国嘉德拍至2.09万元;2004年他的《逸关挥毫图》被中贸圣佳拍至3.3万元、《十八罗汉图》手卷被上海崇源拍至9.24万元;2011年他的《百子图》在上海嘉泰获价32万元;2014年他的《八仙人物四屏》和《十二罗汉图》在北京匡时分别以43.7万元和27.6万元成交。

  从沈老的艺术成就和地位来看,目前他的作品价格仍偏低。为此,香港和东南亚地区一些藏家对他的作品颇为看好,他们坚信未来沈子丞的作品将会走红市场。

专题推荐


Copyright © 2014-2020 bbin宝盈娱乐 版权所有

网站地图